【东阳记忆之三十三】外婆的老街

发布日期:2017-09-02 来源:东阳发布 字号:[ ]

  东阳素有“婺之望县”“歌山画水”之称,人文荟萃,英才辈出。“2017世界东阳人大会”将于中秋期间拉开帷幕,为迎接这一盛会的到来,世界东阳人大会组委会特别推出“东阳记忆”征集活动,让世界东阳人共话乡情、共叙乡愁。

  “君自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”。征集开始以来,我们陆续收到来自世界各地东阳人的大量投稿,内容涵盖东阳自然风光、人文历史、乡土人情、民俗非遗、传统美食等,其中不乏感人至深的佳作。一处风景、一份美食、一种习俗、一首民谣、一件物品、一个地标…都汇集成“乡情”二字,谨以一首《故乡》作为开篇,唤起你我魂牵梦萦的那份东阳记忆。

 

外婆的老街

//王磊

  四月的雨淅沥依旧,落在脚下的石子路,溅起微许水花,脚背不免生出些凉意。一老一小,一前一后,走在卢宅的老街上。偶尔,老的转身提醒小的:“……慢点走……看着路……”这幅画面在长大后的某些时间,定期出现在我的脑海。画面中,老的是外婆,小的是儿时的我。

  外婆的家在卢宅老街,外婆的店——陈记年糕,则在西街。从卢宅老街到西街,我只走了两年,却记了一辈子……

  小时候的城里,无非三条街,东、南、西街。南街最宽,东街窄而冷清,西街窄而热闹,店铺林立,日用百货,基本都有。到了集市或者赶会场的日子,整个西街简直就是煮沸的开水。外婆的年糕店也处在这热闹之中。

  “陈记年糕”,四个柳体金字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店面不大,坐北朝南,纵深倒好。外公年轻时头脑活络,觉得当农民不会有花头,不如经商。于是跑去宁波跟人学做水磨年糕。艺成回来,便和外婆在西街开了这家店。

  “做年糕啊……很辛苦哟,头天要把几大缸的米浸好……第二天晚上,碾成粉,再上蒸笼……要忙到天亮去咧!”外婆后来这样跟我说,“做人呢,靠天靠地,不如靠自己!”外婆对自家的年糕很是自信。毕竟,那时的小县城没有多少人尝过水磨年糕。每次新的年糕做出来,外婆便会拿些义乌的红糖,就着热乎乎、韧结结的年糕,让我吃得口滑肚溜。长大后我再没吃到那般滋味的年糕。

  童年的西街啊,便似外婆做的年糕,甜而糯。

  西街的年糕店我通常是周末的时候去。平时,我和外婆便住在卢宅的老街。每天上学、放学都会经过这条有着几百年沧桑的老街。高大的门楼,巍峨的牌坊,曲折幽深的弄堂……当时只道是寻常,多年之后终究化作内心一份永恒的情结。

  不过在当时,老街最吸引我的反倒是一家打铁的店。店名已忘记,店挺小,师徒两人,师傅我听大人们唤他“长生”,膀大肚圆,上身老是只套个脏兮兮的围裙。傍晚放学,我常常背个书包,站在店门口,看长生和徒弟打铁。看哪,烧得通红的铁块被钳子夹着,放到铁砧上,这时,长生师傅圆睁双眼,大喝一声,“来!”于是乎,火星四溅,徒弟的大锤,师傅的小锤,在一片“叮叮铛铛”中此起彼伏,真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清脆呢!后来读《水浒》,看到里面的李逵、鲁智深这些人时,脑海中马上会跳出打铁的长生师傅。

  童年的卢宅老街,便笼罩在那脆生生的“叮叮铛铛”中!

 

  在“叮叮铛铛”声中,我也长大了。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”。外婆已逝,老街也几多变迁,不变的是那条石子路,还有那些高大的老房子。现在,有时晚饭后,我也会带着妻儿去老街散步,红灯高悬在古老的屋檐下,我踩着脚下熟悉的石头,蓦然回首,仿佛仍能听到婆婆的那声呼唤“慢点走……看着路。”

 

  作者简介 

  王磊,就职于东阳市吴宁三中。


分享到: